永華证券有限公司是一家为用户提供港股、沪深股、环球期货及杠杆式投资等交易服务的证券公司

并为客户提供股票配资个人化多种投资方案,助客户实现财富目标

  • 亿万富豪查尔斯·科赫分享他传承财富和影响力的秘密计划

    发布日期:2023-10-16 13:39    点击次数:146

    亿万富豪查尔斯·科赫分享他传承财富和影响力的秘密计划

    查尔斯·科赫(Charles Koch)这位自由市场战士将主要依靠他的三位门徒(包括他的儿子蔡斯)来传承他的使命,守护他的遗产。

    文|Matt Durot

    “他还不会退休。”现年46岁的蔡斯·科赫(Chase Koch)说。他指的是他现年87岁的父亲查尔斯·科赫(Charles Koch),后者是发源于堪萨斯州威奇托市的家族企业科氏工业集团(Koch Industries,2022年收入为1250亿美元)的董事长兼联合首席执行官。“我认为他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管理公司,因为他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很自律,每周锻炼六天,身体非常健康。”

    但即便这样,这位生活在美国中西部、性格异常随和的老人(虽然他曾被控破坏美国政治)还是已经在仔细计划自己的身后事。在接受《福布斯》独家采访时,查尔斯表示,自己已经向儿子蔡斯和47岁的女儿伊丽莎白·科赫(Elizabeth Koch)转让了同等数量的无投票权的科氏工业集团股份。在他78岁的妻子利兹(Liz)分得遗产后,剩余遗产的将用于资助查尔斯以发展自由市场为重点的慈善组织及事业。查尔斯不愿透露具体的分配明细,但他已悄悄地将53亿美元的无投票权股票转让给了两个秉承查尔斯推动人类进步愿景的非营利组织。《福布斯》估计,在查尔斯此前持有的42%的科氏工业股份中,这些已转让股份占比近十分之一(但他仍有42%的投票权)。

    图片来源:GUERIN BLASK FOR FORBES

    有朝一日查尔斯去世,蔡斯将获得他父亲的全部有投票权的股票,届时他将拥有科氏工业集团42%的控制权。作为美国第二大非上市公司,科氏工业在过去十年中已发展成为一家更像科技企业的公司,例如于2013年以72亿美元收购了电子设备制造商莫仕(Molex),2020年又以130亿美元收购了软件公司Infor。曾经是其支柱产业的炼油业务现在只占集团已投资资本的5%不到,虽然这一业务仍然为其创造了很大一部分利润。

    而作为过去10年间将集团近700亿美元现金投入其他业务(和房地产)的四家科氏投资子公司之一,蔡斯于2017年成立的风险投资子公司科氏颠覆科技公司(Koch Disruptive Technologies)将在科氏工业集团的未来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这家风险投资公司已向70多家公司投资了40多亿美元,包括总部位于以色列的医疗技术公司Insightec和网络安全设备公司Dragos——在科氏工业集团遍布全球的500家在营工厂中,当前有五分之一以上都受到了Dragos公司技术的保护。

    此外,科氏颠覆科技公司还向可再生能源领域投入了20多亿美元,其中包括太阳能设备制造商GameChange Solar。到今年年底,科氏工业位于明尼苏达州的派恩本德炼油厂(蔡斯20岁时曾在那里做过暑期工)将有多达30%的电力都是来自太阳能。这家炼油厂曾是科氏工业集团创始人(也就是蔡斯的祖父)弗雷德·科赫(Fred Koch)的首批投资之一。弗雷德·科赫于1967年去世,享年67岁,给他的四个儿子留下了一座小型炼油厂,以及工程和农场业务。查尔斯在32岁时获得了科氏工业集团的控制权。

    在谈到儿子时,查尔斯说:“他现在所取得的成就比我在他这个年纪所取得的成就还要多。无论是作为领导者还是创始人,他都比我优秀得多。他经常与世界上顶尖的科技人士一起参加会议,并与他们建立联系。他很擅长做这些事情。”

    事实上,蔡斯15岁时就在科氏工业集团从事了他的第一份工作,虽然此前他是一名网球运动员,在全美都能排上名次的那种,但他逐渐厌倦了这项运动。当时的蔡斯其实没有什么选择。他说:“我父亲告诉我,我要么在网球场上拼尽全力,要么他就会给我找份工作。我原本以为他会让我留在威奇托工作,这样一来我还能和朋友们在一起,但他把我送到了堪萨斯州锡拉丘兹市的养牛场去铲牛粪、挖桩洞,和城市里吃喝玩乐的生活截然不同。”

    2000年,蔡斯从得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毕业,获得市场营销学位,2003年回到公司,并在三年轮岗项目中积累了早期的投资经验,期间还曾在科氏工业集团的业务发展小组工作。蔡斯下定决心,要从头开始了解公司的某个运营平台,于是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他在科氏工业集团的化肥业务中步步高升,不断晋级。在接近30岁时,他参与了科氏工业在巴西建造一个高速化肥终端的团队项目,该项目如果顺利完成,将对巴西的农民大有裨益。但是,当他的努力因“监管、腐败、官僚主义和繁文缛节”而遭到挫败时,他才终于理解了他父亲对自由市场的狂热追求。

    “在我九岁或十岁的时候,父亲会把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的磁带书放给我听,当时我真的不太明白书里面在讲什么,”蔡斯回忆自己小时候接受父亲耳濡目染的情景时说,毕竟查尔斯自称是科氏工业集团的首席哲学官,且花了半个多世纪来完善该集团标志性的“基于原则的管理”框架。“后来在那个时候,我就想,‘哇!我现在知道父亲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教我些什么了。’”

    到了2014年,蔡斯被要求经营整个公司的化肥业务。但在担任该职位九个月后,他意识到经营一家在30个国家拥有数千名员工的企业不适合自己,于是从该职位卸任。他的下一站是一家专注于优化肥料,以使其更高效、更环保的子公司,而正是在那里,蔡斯第一次接触到了正在颠覆农业领域的硅谷创业者,建立科氏颠覆科技公司的想法也因此而生。蔡斯说:“硅谷拥有巨大的优势,所有先进技术都源于这里。我似乎天生就有这种创造性颠覆的冲动,我小时候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它一直在我的血脉中涌动。”

    自2013年以来,蔡斯一直是科氏工业的董事会成员,今年3月又被任命为执行副总裁,并继续担任该集团风险投资部门的负责人。作为新职位的一部分,他每周都会与集团的领导小组会面,讨论全公司的战略,这为他提供了另一个与父亲互动的机会。61岁的戴夫•罗伯逊(Dave Robertson)说:“他们会互相取笑,也会开点玩笑。”今年3月,作为科氏工业领导层换届的一部分,罗伯逊被任命为该集团有史以来第一位联席首席执行官。此前,他曾担任首席运营官17年,负责科氏集团的日常运营。“查尔斯会深入探讨一些哲学问题,然后蔡斯会用三个简单的词来总结。这很有趣。”

    罗伯逊还补充说:“我敢肯定,做查尔斯·科赫的儿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认为蔡斯处理自己人生命运的方式令人敬佩。”罗伯逊22岁时毕业于堪萨斯州恩波里亚州立大学,一毕业即加入科氏工业,并在21世纪初成功扭转了该集团陷入困境的炼油业务。“一方面,蔡斯的成长环境很好,所以他本可能成为一个自以为是的纨绔子弟,但他完全不是那样的人。然后他可能会想,‘我得赶上我父亲。’但我觉得他现在已经可以很自在地说,‘嘿,我是我自己。’”

    科氏颠覆科技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蔡斯·科赫。

    图片来源:GUERIN BLASK FOR FORBES

    查尔斯否认了外界对他儿子将接替他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广泛猜测。科赫说:“蔡斯不想要我的职位,因为他非常重视通过比较优势进行劳动分工,他想把精力集中在他能做出最大贡献的地方。假设我明天被一辆公共汽车撞了,那么公司马上就会进行管理权的交接,因为我们已经设置好了。戴夫将是首席执行官——实际上他现在也已经是。所以我们不需要做任何改变。至于在那之后该怎么办,将由董事会和股东决定,他们会想出办法的。”

    在接棒之后,蔡斯的投票权将只有他已故叔叔大卫·科赫(David Koch, 2019年去世)的继承人能与之匹敌。蔡斯坚持认为,他对创新充满热情,而他自3月份以来一直担任的角色正是他现在能够"增加最大价值"的地方。“我们不认为自己是一家家族企业。我们认为这是一个任人唯贤的企业。”他说。“一旦我们开始思考‘下一个科赫家族的人需要扮演什么角色’,我们就有麻烦了。”但他也补充说:“我不想放弃任何东西。”

    科氏工业董事长兼联合CEO查尔斯·科赫

    图片来源:GUERIN BLASK FOR FORBES

    除了被称为“查尔斯·科赫2.0”,蔡斯还被贴上了“新科赫”的标签,并因为将其家族从他父亲有害的党派政治活动中引导出来而备受赞誉。但蔡斯说:“这两种说法都不对。”他认为,他的父亲通过他的商业和社会变革工作,让“数十万、甚至数百万人”获得了赋能。“他不仅是一位了不起的父亲,因为他教会了我很多我会传给我下一代的原则和价值观,而且他还是一位商业导师。他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但蔡斯补充道:“他送给我的最大礼物就是允许我做自己。”

    与此同时,查尔斯的另一位年轻门生:45岁的布莱恩·胡克斯(Brian Hooks)运营着他的非营利机构“团结一致”(Stand Together)。20年前,胡克斯在倡导贸易自由主义的莫卡特斯中心(Mercatus Center)首次与查尔斯会面,而后在2020年,他与查尔斯合著了《相信人民:自上而下的世界的自下而上解决方案》(Believe in People:Bottom-Up Solutions For A Top-Down World)一书。查尔斯在谈到胡克斯时说:“那是一个有点沉闷的组织,但他非常有创业精神,所以从密歇根大学毕业四年后,他就开始管理这个组织了。”查尔斯随后开玩笑地回忆起他们在一次董事会会议期间在男厕所偶然碰面的情景。“我们是在那里的厕所里认识的,所以从那以后我们的关系就一直这样了。”除了“团结一致”,胡克斯和科氏工业联合首席执行官罗伯逊还经营着“相信人民”(Believe In People),这是获得查尔斯股票的两家新非营利组织之一,另一家非营利组织CCKc4则由蔡斯领导(机构名是蔡斯的名字首字母缩写)。

    胡克斯坚持认为,查尔斯的动机从来就不像那些批评者经常所谓的那样是自私的。“我认为查尔斯可能比任何人都更有责任确保古典自由主义原则在解决社会问题时占有一席之地。”他说。

    胡克斯对蔡斯的评价也很高。作为“团结一致”旗下风险投资子公司“团结一致风投”(Stand Together Ventures)的创始人,蔡斯在“团结一致”中扮演了一个独特的角色。胡克斯甚至把蔡斯掌管的风投部门视作该非营利组织的未来,并将可汗学院(Khan Academy)的萨尔·汗(Sal Khan)和Stripe的帕特里克·科里森(Patrick Collison)等科技创始人引入该组织也归功于这个部门。“蔡斯走出去,寻找那些处于职业上升阶段、有颠覆性思维、有能力在各自领域推动创新的人,然后对他们说,‘嘿,你能帮助我们在社会变革战略上做同样的事情吗?’”

    蔡斯还创办了“团结一致”音乐公司,该公司将The Phoenix(帮助人们戒酒)和Café Momentum(为曾经入狱的青少年提供实习机会)等组织与阿罗·布拉克(Aloe Blacc)、烟鬼组合(The Chainsmokers)等艺人以及Live Nation等活动发起人联系起来,以扩大他们的活动影响力(例如举办音乐会)。他甚至还在两支乐队中担任吉他手,分别是Memento Mori乐队和2ŁØT乐队(名字来源于热力学第二定律),后者是他在2021年与Omar Jahwar II组建的乐队。Jahwar II曾担任说唱歌手Chance The Rapper的鼓手,他的父亲Bishop Omar Jahwar曾与“团结一致”组织合作,致力减少帮派暴力(他称查尔斯为"OG"),后于2021年死于新冠疫情,享年47岁。

    “当时我刚刚离婚,个人生活也经历了很多,”蔡斯说,他和前妻有三个年幼的孩子。“于是我们说,‘嘿,那就干脆一起玩音乐吧。’”

    查尔斯的女儿伊丽莎白在“团结一致”中没有承担任何职务(去年新年前夜,蔡斯的乐队在威奇托的一场活动上演出时,她正在国外旅行,并与父母进行了视频通话)。查尔斯说,伊丽莎白不太可能加入科氏工业的董事会,她对蔡斯持有所有具有表决权的股票一事也没有意见。“她在经营自己的企业,不想花很多时间去了解科氏工业,或是为公司做出正确的决策。”今年早些时候,伊丽莎白曾经告诉《纽约时报》,她曾经故意念错自己的姓氏,以此试图“不被人讨厌”,但徒劳无果,后来她在心理治疗中意识到,她的内心已经严重扭曲。查尔斯补充说:“她一直生活在糟糕的‘感知盒’(Perception Boxes,伊丽莎白将其注册成了商标)中,这让她状态不佳。”“因此,她热衷于帮助他人,让别人不必经历她所经历的事情。”这个念头促使伊丽莎白于2015年在洛杉矶成立了一家名为Unlikely Collaborators的公司。这家公司的使命是:“解开阻碍我们前进的心结——无论这个心结是个人、社区、国家还是全人类。”

    伊丽莎白在邮件中回复说:"我非常爱我的父母,"并将自己创办公司的灵感归功于父母。"爸爸妈妈培养了我的价值观和原则——好奇心、勇气以及对帮助他人的渴望——正是这些价值观帮助我度过了人生中最痛苦和最迷茫的时期。”

    伊丽莎白不参与科氏工业公司的事务,这让她和蔡斯能够避免重蹈她父亲一生中最痛苦时期的覆辙,当时查尔斯的两个不太为人所知的兄弟,比尔(Bill)和弗雷德里克(Frederick)合谋,篡取了查尔斯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职务。一直到1983年,比尔的双胞胎兄弟大卫(David)站在查尔斯一边,同意了公司的收购事项,这场篡位行动才以失败告终。在2000年达成和解之前,双方就买断金额(据报道约为8亿美元)展开了长达10多年的诉讼。

    现在,查尔斯在谈到大卫时仍然会哽咽,他说自己“做梦都无法成为大卫那样优秀的工程师”,并将公司的工程业务增长“500倍”归功于大卫,直到2019年,大卫在与癌症长达数十年的斗争中失败。“他很善于在董事会上提出问题,而当其他人试图接手时,他的态度非常坚决。大家会尽一切努力说服他,但他还是会说:‘不行,这么做不对。’他非常正直,也不吝于贡献自己的力量,所以当他生病的时候,我很沮丧,因为病魔快把他折磨疯了。(比尔·科赫的代表没有回应置评请求,福布斯估算他目前的身家约为16亿美元。弗雷德里克·科赫于2020年去世。大卫的遗孀茱莉亚·科赫(Julia Koch)代替她已故的丈夫进入了科氏工业公司的董事会)。

    罗伯逊说:“我对茱莉亚很感兴趣,而且我认为她很棒,她会在她认为需要补充的地方发表看法,也不会试图介入她不了解的事情。在我看来,我们希望所有人都这么做。举个例子,她将参与的很多工作与乔治亚太平洋公司(Georgia-Pacific)的消费品有关(该公司生产Angel Soft牌卫生纸、Dixie牌杯和Brawny牌纸巾)。那么她就会说,‘我在纽约听说....’,然后她能让我们了解到东海岸人对我们的看法。(茱莉亚·科赫拒绝就本文接受采访。)

    说不定某一天,伊丽莎白也会扮演其类似的角色,从而给她的父亲一个惊喜,但查尔斯并不担心历史会重演。“我们培养(孩子们)的方式是,让他们找到自己的天赋和激情所在,并专注于此,不用担心其他人在做什么,或者担心其他人是否看起来更成功。”当被问及被兄弟篡位的经历是否影响了蔡斯和伊丽莎白继承家业的方式时,他表示:“我们的父母已经尽力了,但他们不会谈论这些事情。我们的相处模式有点老派,不怎么拥抱,也不怎么表达自己对家人的爱。我不希望(我的家人)也是这样。”

    本文译自

    https://www.forbes.com/sites/mattdurot/2023/10/10/billionaire-charles-koch-shares-his-secret-plan-to-pass-on-his-fortune-and-influence/?sh=7e38e7a352e1

    福布斯中国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头图来源:盖蒂图片社

    精彩资讯永不错过

    伊丽莎白查尔斯科氏工业集团查尔斯·科赫蔡斯发布于:上海市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